新闻中心
ZHIYING TECH
当前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无法形容难受的心情李新觉得天空一片漆黑

发布日期 : 2017-04-22 15:27编辑 : 未知 浏览次数 :

悠悠千古恨(五)
 
 
 
        无法形容难受的心情,李新觉得天空一片漆黑。其实天空本来就一片黑暗。李新不敢白天回家,好像做贼一样。
        当天上的黑幕完全罩住地上的一切,黑暗吞没了李新的身影时他才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家。
        李新不知如何面对妻子,他想问一下异性朋友如果此时她面对一个输钱的丈夫会如何?李新打开手机,他从QQ头像找出了一个最好的红颜知己。得知自己的狼狈相,QQ好友先是给他一阵说教,然后劝李新要彻底死心,真正改掉赌博恶习,赶紧回去向妻子道个歉,求她原谅。李新按她说的方法,想好要说的话。
        然而快到家的时候,李新头脑又发起蒙来,一切想好的台词都忘了。我只觉得胸口发麻。这段时间的休眠不足,让他精神颓废,身心疲惫。他觉得自己心隐隐作痛,膣息的快要死的那种。
        当他到家后,在门外徘徊了很久,想到歌词唱“只有输钱的男人才会回来,赢钱的总是逍遥在外……”鼻子一酸,流下两行清泪。李新天真的以为,他这次回去,妻子会象以前一样原谅他,会象母亲对犯错的孩子那样说:“宝贝,知错就改不算错!下次不要犯就好。”然而李新万万没想到,迎接他的是妻子冷酷的严霜寒冰。
        当李新推开门时,妻子仿佛不认识他似的面无表情。无论他如何央告,妻子始终铁青着脸!随手甩给李新一张纸。他一看,顿时如泄气的皮球。李新想都没想到的结果是一张“离婚协议”。这不是开玩笑吧?十几年的夫妻,就凭这一张纸,说离就离了?他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他不想离婚,也没有想过离婚。然而妻子的态度很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非离不可!李新双手攀这妻子双臂,跪求道:“我们有自己的孩子啊。求求你最后原谅我一次吧!”妻子甩长脸道:“还是算了吧?这是第几个最后一次了?我不听了,听够了,听烦了……听得我耳朵都生茧了!老鼠记吃不记打,它会偷吃你把它尾巴剁了照样偷吃!”
         过一会儿,妻子仿佛心理防线崩溃一般,突然伏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孩子、孩子!你还知道你还有孩子!你现在知道孩子是什么样子?上次回去与我打仗,懒得如牛虻,考试鸭蛋,每天脚也懒得洗!没有看头,没有盼头!你还天天沉迷赌博,我从清早做到晚上十多点钟,分分秒秒为你提心吊胆。这种日子过了有什么意思!”
         发了一通牢骚后,妻子哭个不停。李新见妻子哭的如此伤心,他心如扎了千万枚针,那个痛啊,悔啊!不是一两个词可以形容。尽管男儿膝下有黄金。但到这个时候,他想只有跪求妻子的原谅,承诺再也不赌了。可是见妻子说,她听自己的“最后一次”已无数遍了。说什么也不会原谅他了。李新终于感到事情的可怕,于是发疯似的打电话求亲戚帮忙说情。可每个亲戚听后都奚落李新的不是,李新成了众矢之的。真是自作自受。也是,李新是民工,穷人家,穷人家的钱都是一滴血一滴汗换来的。穷人要赌博,亲人是最反对与鄙视的。看来,惨局已定。李新的哭计没有成功,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路:“要么离婚,要么出走。”目前他只有选择分离。
        面对妻子的“无情”,李新感到很悲哀,他感到天眩地转,他很绝望。他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心乱得一团糟,头脑如炸雷轰隆隆作响,他忽然自己双拳朝自己的头上左右开弓发疯似的捶打。他有自残的心理。见李新如此折磨自己,妻子再一次心软了,她一把捉住李新的双手。说:“新哥,你别这样了,我不是真的想离婚,只是想你该彻底改了!你以后真别再赌了,再赌我当尼姑也不想与你过了!”面对妻子的回心转意,李新停止了激烈的举动!瘫在床上,久久没能作声。仿佛时间连同万物一起凝固了。
        待双方冷静后,妻子说,我们要过下去,必须约法三章:
        一、每月工资上交,存入卡后由老婆保管。
        二、夫妻暂时分离两个月,两个月以内不会再犯才不离婚。
        三、若再犯坚决离婚。
        李新没有退路,像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只好无条件答应。也好作为对自己的一个惩罚。就这样,在“考察期间”,妻子搬回她厂里住。妻子走后,只留下三百元,以作李新一个月生活费。从此李新过上苦行僧的日子。每天想吃肉就买个最为廉价的猪头壳。有时泡泡面充饥。日子总算平平淡淡过着。
        自从妻搬出去住,李新就过上单身汉生活,失去了往日的说说笑笑,孤独、烦躁、无聊…齐齐袭来,尤其在漫长黑夜,孤枕难眠,如入魔鬼的世界。李新常常在恶梦中醒来,辗转反侧,失眠……失眠……学人家说的数绵羊…一二三四……绵羊变成一只只凶狠的狼,在黑幕中鼓着绿莹莹的眼睛。李新左思右想,烙烙饼似的辗转反侧,难熬的夜啊!干脆把我吞噬吧!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问候与关怀。本来李新在空闲喜欢在空间写东西,虽然文化低,写得不伦不类,但足以可以排解寂寞可以消磨时光。李新写字是为了心情,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写好写孬全凭兴趣。因为他的个人如日记又不是文章,本来就是记“流水账”开始的。然这段时间李新满脑子想盘钱,没有一点兴趣码字。他心灰意赖,度日如年。加上工作又不顺利,心情就如被剌激的蚁群,乱糟糟的。
        然而,没几日,厂里来了个新女工,这个人的到来彻底打破了平静,却掀起了一场更大的风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天中午,李新正在上班,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大门外飘了进来,他一看,天!竟然是那天被他撞倒的女人杜鹃。当时李新第一反映就是她是向他要债来的,哪她又咋会找到自己厂里来的?李新慌忙与她打招呼?见她感到惊愕:“哦!原来你在这里上班啊?”李新说“是啊,是啊!”回答显得非常巴涩。一问才知道,杜鹃是来找工作的,她那边没生意,刚出厂,路过李新厂外看见招工牌就进来了。真是世界又大又小。李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被自己撞倒的女人。李新诚惶诚恐地站起来,先开口说那天修车的钱还她,她说:“才二十几元,我都没要你还,你自己伤得比我还重,再说相撞是两个人的事,要不是避让那该死的小车,你又怎么会撞上我呢?这也许是一场缘分呢?”女子说得轻松幽默。一下解除了紧张气氛。李新说:“真的很抱歉!我还一直等着你电话呢。”她爽朗地说:“不用了,我是来找工作的,你们这儿是不是要人?我来你厂上班好了。”李新一听杜鹃是来做工,心里莫名欢喜,很快回道:“是要一个统计员,我带你去看看”。
        就这样,杜鹃成了李新厂里的一员。
     这天下午就开始上班了。李新坚持要她把修车的钱拿去。她佯装生气说:“你要给我我可恼火了,你看你,我不要吧你就非得让我要,我知道你不给我心里不安,要不这样,下班当我请客,一起吃顿饭,好不?”
  “那好!下班见”!两人就此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