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ZHIYING TECH
当前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同在一个蓝天下中国人的贫富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发布日期 : 2017-04-22 15:26编辑 : 未知 浏览次数 :

 
悠悠千古恨(十八)
 
 
    清晨,李新被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吵醒,不用说是哪家在办喜事。然而自己听来却犹为剌耳。想想自己三十出头,四十将到,事业不成,妻子分离,情人背叛,一场场,一幕幕,如梦如幻,亦殇亦逝……
    还好,俗话说傻人自有傻福,天降祥云,让李新拥有一毕意外之财。他决定先取五十万出来买一层小套间,再买一辆小车,办厂的事就暂时搁下,因为这是个多事之秋,一系列的事情犹如一团绵线打结,你想在如此纠结的线结里扯出一截线头来编织一件温暖的毛衣是不可能的。我得先把它理顺,先找个适合自己的伴侣才是真!
    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然而谁叫我李新却这么倒霉牵上两个“绊脚石”?他妻子是从不支持他做什么事业的,连李新写文章的兴趣也给抹杀,不要说办厂了。这是李新最不能容忍的地方。在她看来,农民工就是工为主,没想过出头,还说什么“工字不出头,一出头变土”,你说气人不?至于杜鹃呢?却是一心想自己创业,结果创业创到别的男人的床上去了,叫李新怎么受得了?唉!一却都过去了,神马都是浮云。就当作一页文字垃圾的书翻过去就是,去寻找下一个精彩片段。
    约八点半,房东进来,说昨天他被吵得睡不着才冲我发脾气,暗含赔礼之意。李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说是自己不好,都租六七年了,彼此不是亲也觉得融洽亲切,不过,李新给他解释说自己举债买了个套房,以后也算是潮州老乡了。
    “是这样啊!哪得恭喜恭喜!”房东一脸喜色。李新心里暗笑,呵呵呵,想,我这人就是有点国父外号——大炮。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也常常说得有眉有目。
    就连写小说也会被人误为是自己的真人真事,这不,昨天还有一个女网友在他聊天窗口留言:“新哥,你真的离婚了呀?你老婆也真不识宝啊!还是你花心啊?你知道我仰慕你很久了,如果你就是《悠悠千古恨》主人公,能不能考虑我啊!我夫妻也是别人介绍,老公强迫我圆房的,我与他过不下去了……”呵呵呵呵,诸如此类的信息不止一两个的,李新此时真抱怨自己不是皇上,不然统统把她们收到三宫六院也不枉当个“风流皇帝!”
    好了,闲话休题,言归正传。李新对房东说退房是近几日的事,叫他另找租户,房东走后,已九点过了,李新打电话给堂兄李鸿,问他有空没有?帮他一起买房购车。一听说我要买房购车。
    堂兄又惊又喜:“你小子莫非中大彩了?又是买房买车的?”
    “没有没有,没这码事!是那股东想到这里办厂,我是做人马前卒的。”李新反应灵敏。
    说真的,钱财在越亲近的人的面前越得保密,以免节外生枝。这是他李新的人生经验。想想十年前他就赚了二万元就“有一角米会唱歌”四下宣扬,结果被一个朋友惦记上,软磨硬泡加恩威利诱,说借他做生意,到时高利息付李新,到后来一直赖,到前年被李新催债催得翻面打官司,才索回本金,还伤了和气。一对发小从此反目成仇分道扬镳。历史教训,经验之谈,告诫众人,以此为戒。因此,李新做得特别谨慎。
    他堂兄说:“厂开了模具全在我这里拿啊?”
    李新爽快应道:“那是,那是,就不知何年马月才开工!可能要明年的事了!”不管什么时候办厂,他在堂兄面前都得装穷作出酸,得凭空炮制出一个“后台老板来”就是到时有债权债务也得有个说辞,这就是当今商战的秘诀。
    如此说了一通杂话,他问堂兄何时过来,李鸿叫李新到他老婆店里等他。于是李新打的过去。
    很快,李新到了堂兄店里,他堂嫂听说李新要买房买车,半讥半羡道:“你小子发达了,莫非傍上富婆不成?看不出你还挺有本事,上个月还在厂里打工,今天又买房购车。房子建一栋还没入住又买个小套间,女人换了一任又一任,你看我又是店又是厂,除了买一个拖拉机式的小车就刚糊了个嘴,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李新回答道:“嫂子你千万别这么说,我这是阿姨哄孩子——不是自己的。想想前年与阿鸿哥学开小车,现在他车都开烂了我还没买,就是今天买个大奔也是落后啊!”
    “谁要买大奔啊!”堂兄听到我在叽叽喳喳,睡眼惺忪地从阁楼下来,然后在书架上拿了本《二零零一年小车展销彩本》广告书,对我说:“要多少价码的你先找好,不要到时猴子拣食一样从早挑到晚,丢了芝麻掰玉米,弃了玉米抱西瓜,抛了西瓜追兔子,到时兔子没追上空手归!我去洗刷后就去…”
    李新坐在他店的长椅上翻着彩本,现在汽车促销就是狠,把价码喊高再贱卖,这个几十万的打折让利还送礼金,好象是给了消费者很多好处,明明油耗子还标省油王。二十万的十三万就可脱手。李新年翻来翻去找了一款乳白色的海南马自达自动波,打折下来十一万多,我觉得对于我这刚脱贫的新贵族已再合适不过了。待堂哥洗刷完毕便往车市赶去。
    路上他堂兄好象突然想起什么,他说:“新弟你要买房我有一个建议,大新乡工业园区有个叫景观小区,南桥北路有个楼中楼构造,有车库店面,已装修好,六十平方,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二房一厅,马上可入住,但要三十五万一次性付清,我是苦于资金周转没现银,不然早买下了。”
    “那好,我看这合适”李新说。
    就这样李新与堂哥奔波了一上午,有钱办事就是快,到中午十二点,车也买好了,房也交了钥匙。这家房产商也真周到,连水电都装好了,马上可入住。于是准备下午就搬新居去住。由于李新的婚姻弄得一团糟。请客的念头我是打消了。只是通知几个要好的朋友晚上聚聚。
    下午搬家,其实也没啥好搬,一些用旧的该扔的扔,该甩的甩,该送的送,好了几个门外捡破烂的,遇上李新这个大阔佬,只把他们争得头破血流,想想以前自己也曾为一个矿泉水瓶子与人抢得面红耳赤,有点好笑!
    嘿嘿,同在一个蓝天下,中国人的贫富差距咋就这么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