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简介
ZHIYING TECH
当前位置 : 主页 > 公司简介 >

那么他们到底从何时开始的这场恋情呢

发布日期 : 2017-04-22 15:06编辑 : 未知 浏览次数 :

 
孽情(十)
 
 
    听说冬香要生,村里的妇女都放下手中活计蜂涌而至,好象人多力量大可以助产似的。有人扯了两块黑布遮着前后两个窗户。
    然调皮的一伙男娃嘻嘻笑着踮着脚尖趴在窗台挤挤挨挨不断掀开布角朝里好奇地张望。喜生在门外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见一伙小毛孩在看他媳妇生孩子,随手在屋沿的南瓜架上拖了条竹鞭就要抽。
    恰巧春生母亲钟伯母出来打开水,她叫住喜生:“打不得,打不得!好事好彩的哪有打孩子出气?”一把抢过竹鞭折成几段随手抛在一边,然后走到窗前冲孩子道。“小孩全跟伯母发糖果去,看人生娃要不得,惹怒天公就会犯红眼病。”
    听有糖发,全下来了,“有糖吃喽,有糖吃喽!”一个个似老鼠拖尾巴拽着钟伯母。钟伯母领着一群孩子到自家神龛前的八仙桌上撕了包牛奶糖,一人一个散了就说:“拿了糖去外面玩!”小孩子就是要哄,叽叽喳喳如群小鸟一哄而散。
    喜生还是在门外来回跺脚,急得火烧屁股般坐立不安,他支在窗台上想掀开布又不敢掀,怕女人说他羞。听好侧着耳朵倾听里面传来七嘴八舌的聒噪和媳妇的呻吟:“怎么这么难?怎么这么难?”一会又痛得大喊大叫:“要搞死我了!要搞死我了!”
    里面众人都绷紧神经,童嫂心疼媳妇,拿了件小袄把袖子揉成一团横塞在冬香口中说:“妹仔!咬紧!挺挺就过去了!”银莲手拿竹筒听音器,一边对众人说:“快了!快了!”几个妇女围成一圈,一个个把脸憋得关公似的,犹如便密使劲催着冬香“加使点劲!加力气!”
    “快了!看!头露顶了!”随着钟伯母的话,果然,能看到黑黑的头发,众人心稍稍安定。见了头表示是顺产。
    如此又折腾了两个钟头。小孩终于出来一半,冬香咬紧牙关,只觉得下身一阵撕裂的疼痛。窗台上的喜生听得忽然间失去了媳妇的呻吟,心里掠过一丝惶恐,整个人虚汗直冒!咋了呢?不过很快,婴儿响亮的啼哭打消了他的疑虑。初为人父的喜悦充斥着他的心田。
    随着银莲的一声“母女平安”众人都松了口气。一见是个女娃,童嫂倒睛转多云,哭丧着脸嘀咕了句:“真个扫帚星,下了个空房蛋。”童嫂哭丧着脸,好象大家害了她似的。
    喜生听到孩子啼哭,急着去拿炮仗,他嘴角得意地叼着根烟,刚要点燃,这时童嫂刚刚出来,一把抢过儿子的炮仗:“贺什么贺!又不是儿子!不要黄鬼惹邪!”说完把炮仗扔进臭水沟,面乌乌地去了。喜生看着母亲气恼的样子,知道母亲抱怨媳妇生了个女儿。做父亲的喜悦如一股烟尘一掠而过。
    他双手抱头苦恼地蹲在石阶上。好象犯错的人在不断自责:“唉!真个不争气!”喜生不知道该怪谁?只觉得自己是罪魁祸首,没了一丝喜悦。银莲接完生,见童嫂老大不悦,仿佛自己的手背才会接出一个女婴出来似的。看童嫂板着面,没好声气。连给的红包也没接,径直回地里干活去了。
    当喜生得知银莲红包也没要,只好拿着红包追了过去。
    因为冬香生了女儿,婆媳关系变得日益紧张。刚好相隔一周,新莲也生了,她顺利产下一个男婴。这就更加催化了童嫂与冬香的矛盾。
    满月前,我们家乡必须给外亲“报姜酒”,就是煮块二斤左右的猪肉,装壶黄酒,壶嘴插红纸卷,纸边牙上花中间插枚针,针眼朝外,表示女儿,针尖朝外,表示男丁。用筐子挑着到亲人家去报喜。
    一听说报姜酒。童嫂更不乐意,她说:“生女儿报什么?等生了儿子才报。”这下喜生鼓了多时的气终于爆炸:“我说妈妈你就重男轻女!假如我再生个女儿是不是姜酒就不要报了?还是众亲戚也不要往来了?你的娘家人不要,我冬香的娘家还要!你要看不起我这儿子就分家过!”
    见儿子如此顶撞自己,且又驳得自己哑口无言。童嫂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剌激了,她随手就把鸡窝里刚下蛋在叫“个个大”的母鸡左手捏翅拎起举起右手左扇又打:“你个死鸡母,不会下蛋专叫唤,翅膀硬了,想飞了!我打死你!打死你!”随手一扔,母鸡惊叫着翼叉叉地落在南瓜架上。
    接着又耍赖般把家什东扔西摔,冲儿子道:“好啊!你想气死妈!你娶了媳妇忘了娘,说不得你了!你想撇开娘另过你去过,亏娘还有仨儿守…”噜噜嗦嗦一大通。
    如此一家人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
    生完女儿第二年,喜生便请了风水先生,然后动土建房。最后把房子迁到三子门口右边山上。不久,童嫂也随着三个儿子搬离了老家。她搬在大儿子对面溪坎上。
    老家只剩下刘春生一家子。刘春生在老家接连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叫水根,二儿叫水旺。
    分家另过的喜生与冬香,为了争口气生个儿子,四处收集生男偏方,在床上对着年月日时间排来排去,哪个时候该“落种”,哪个时候不该“下籽”都分得清清楚楚,还把它制成表贴在床头。每次行事前还小心翼翼地照着书上说的如何使用苏打水,白醋液,几乎凡是有可能生子的方法都用尽。
    功夫不负有心人,如此百般折腾,两年后果然生下一男婴取名“福贵”,然而,一场意外让夫妇俩欲哭无泪。儿子出生不出月,就害了场大病,发烧到变症。到医院一查,是脑膜炎。
    经过医生抢救,命是保住了,只可惜留下癫痫的后遗症。稍不留神就会倒地抽搐,口吐白沫,手脚反张,白眼球外翻。
    由于当时计划生育严,生下两胎后就马上结扎。所以,一心想抱孙子的童嫂孙子是抱了。却如抱了个定时炸弹,随时提心吊胆。可见,一个人想得再好结果往往事与愿违。真是期望越高失望也越重啊!
    刘春生还好,连生两个生龙活虎的儿子。不料那天“黄狺入屋”,事后听母亲的话,几经选址把房子迁至往县城方向离喜生五百米远的纸厂坎下,叫禾仓坑的山门口。
    然不久,悲剧就发生了。原来,自从两家搬出老家后,因为都是单家孤屋,春生与冬香单独相处的时间多了起来,加上喜生常常一出车就是几天几夜未归。两颗互相慰藉的心终于拢到一起。
    那么他们到底从何时开始的这场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