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简介
ZHIYING TECH
当前位置 : 主页 > 公司简介 >

木材走私分子则常在节假日前收购蓄存大量木材

发布日期 : 2017-04-22 15:00编辑 : 未知 浏览次数 :

孽情(十一)
 
 
    一九九二年七月十五,是我们家乡的鬼节,也正是这一天,一场大祸从天而降,落在喜生的头上,真可谓是个黑色七月,祸不单行的日子。
    喜生这天刚从澄海回来,接到一个下坝木材走私老板的电话,说是下坝竹木检查站的人都回去过节了,连林区派出所所长陈跃进外号“陈猴子”也回东留老家了。是个赚钱的机会。
    农村的农用车司机都有在节日赚外块的习惯。且这天运费加倍。木材走私分子则常在节假日前收购蓄存大量木材,见缝插针进行外流活动。
    接到生意后喜生连饭也没顾上吃,马上行动。
    本来每次出车前,他都必须恭恭敬敬地在神案前烧香拜佛,以求平安。这次时间紧迫,喜生刚抓起一把香要点,被冬香从旁一把夺了去:“都什么时候了,还烧香,你快去拉了回来补烧”。喜生本来就不信邪。平时烧香也是因为传统习惯而图个心理平衡。见媳妇如此紧张,只好唯命是从。突突突地开着他的龙马车去了。
    这次是到壮畲村一个叫根子岭下的山路上装木头。搬运工全是临时召集的壮畲村村民,一共四人,连喜生五人,木材堆放的很分散,东捡西捡又耽误了不少时辰。
    下坝木材老板是个急性子,一个劲儿催促装卸工快快快!好像慢一分钟就会被林业公安逮住似的。这也难怪!因为曾经有几个节日,林业公安唱空城计,佯装回家后又杀了个回马枪。神气毕现地带着“公检法”来巡逻。目的无非是借护林罚款充实自己的腰包。
    喜生被催得心乱如麻,也一个劲儿叫工人快装。偏偏装到最后一段大松木,不知是木头真的太重还是工人已精疲力竭,连续装了几次都是快到顶时骨碌碌滚下来。
    此时天公又不作美,淅淅沥沥飘着冷雨,黄泥路渐渐变得泥泞。好不容易才把最后一段木头装上车,又苦于道路狭窄,想掉头也难,车子轰轰轰在原地冒着黑烟,倒了几次都无法成功,车灯也渐渐暗淡,一个叫刘宗胜的搬运工忙着在车后指挥倒车。就在车要倒转之际,车后轮打滑陷入圳沟,只听轰地一声,车身使劲一晃,然后向后滑行数米。可怜刘宗胜来不及呼救就被车轮碾压而过,一命呜呼。
    因为是走私木材。所以又担心政府来查。喜生吓得面色煞白,浑身虚汗淋漓。仿佛刚从水中捞出来似。出了事故大家惊恐不已,谁都没心情再出车。死者家属很快来了一大帮。
    鉴于非法营运,众口一辞先把木材卸了然后统一聚集在喜生家商议善后。冬香得知丈夫出了事故,一边拗了山朱萸和桃叶在喜生身上扑打,一边嚎号大哭叫着:“撞了邪!撞了鬼!撞了神仙见阎王!”夫妻双双哭到天亮。
    双方家属经过一夜谈判,最后商定赔偿二万。这在当时万元户都凤毛鳞角的农村,对于一个普通农户来说是天文数字,就是倾家荡产也无法凑齐。于是当夜众亲帮忙连借带送才凑了个五千元。
    剩下一万五何处来呢?
    次日,父亲刘久良厚着老脸召集全村父老,发动人们义捐,有车的每人二百,无车的自愿。
    当时春生第一个站出来说:“我出五百,不要喜生还。”刘大锤推推脱脱:“这是你自己要去挣外块,本与我不相关,不过,看在兄弟子侄情份,我也出五百。”其实他是看春生拿了五百,碍不过情面才出五百。
    大家见刘大锤出的不爽,纷纷帮口:“说刘老板你那么大财主五百少了,人家春生是你厂临时民工,一天就挣这么十几二十块都出五百”。刘大锤捂不过众人口舌,只好又把手伸进兜里摸了半天才加了二百。如此七拼八凑,才凑到一万。
    中午,刘久良只好再次牵着喜生,到邻村各家各户去讨要索捐。周围的人都听到这件事,于是有钱出钱,没钱出粮,如此又凑了二千,剩下几千元喜生又是借又是贷款,总算把这冤魂债堵上。
    这次事件让冬香对春生更加的有一种别样情愫,她心里感到自己冥冥中与他有一种割不断理还乱的情怀。
    春生与冬香的感情终于在一个午后爆发,那天春生与妻子新连去赴中赤墟。因为新连娘家刚好离墟不远的中赤上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新莲对丈夫说要去娘家。
    春生说:“要去你去,我山上还有车柴火没拉回来,趁今天天时好把它拉回来。”
    新莲说:“好的”。
    春生又对媳妇说:“想回家时有便车打便车回来,没便车打个电话,我会来接。”于是夫妻各自散去。
    春生告别妻子就独自骑摩托车回去,刚到风溪,见冬香背着一袋猪饲料在吭哧吭哧喘气着粗气。累得后背湿透了,衣服倒贴于背上,于是马上刹车,叫冬香上车,由于饲料包面积太大,放在后座已没了空位,只好叫冬香在油箱盖上将就坐。这是我们农村常见的搭客方式,虽不怎么雅观但总比走路强。
    就这样说说笑笑往家驶去。路上冬香一个劲儿夸春生是好人,人又帅又热心帮人,还开玩笑说:“早知那天洞房换了的好!”春生听在耳中,乐在心里,想着想着下面的小弟毅然傲然挺立,然后想:要是女人的东西长在后面该多好,骑着摩托偷欢也没人知道。